道德经第二十六章:轻则失根,躁则失君

道德经

原文:

重为轻根①,静为躁君②。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锱重③。虽有荣观④,燕处⑤超然。奈何万乘之主⑥,而以身轻天下⑦?

轻则失根⑧,躁则失君⑨。

 

注释:

①重为轻根:稳重是轻率的根本。

②静为躁君:沉静是浮躁的主宰。

③辎(zi,一声)重:军中载机械粮食的车子。

④荣观:指的是华丽地生活。

⑤燕处:安居。

⑥万乘之主:指的是大国的君主。

⑦以身轻天下:自身轻浮地面对天下。

⑧轻则失根:轻率就会丧失根本。

⑨躁则失君:浮躁就会丧失主宰。

 

译文:

稳重是轻率的根基,静定是躁动的主宰。因此圣人终日做事,处处稳重,而不是轻举妄动。

虽然有华丽的生活诱惑着他,却能安然沉稳处之。为什么作为大国的君主,却要用轻率躁动的态度去治理天下呢?

轻率就会失去稳固的根基;急躁就会丧失主导的地位。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