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水浒罗生门,是谁杀害了小衙内?

《水浒传》,是以白话文写成的章回小说,列为中国古典四大文学名著之一,六才子书之一。其内容讲述北宋山东梁山泊以宋江为首的梁山好汉,由被逼落草,发展壮大,直至受到朝廷招安,东征西讨的历程。又称《忠义水浒全传》、《江湖豪客传》、《水浒全传》,一般简称《水浒》,全书定型于明朝。作者历来有争议,一般认为是施耐庵所著,而罗贯中则做了整理,金圣叹删减为七十回本。

水浒罗生门,是谁杀害了小衙内

《水浒传》的故事源起于北宋宣和年间,出现了话本《大宋宣和遗事》描述了宋江、吴加亮(吴用)、晁盖等36人起义造反的故事,初步具有了《水浒传》的故事梗概,目前流传下来的根据说书人编成的话本中就有“青面兽”,“花和尚”,“武行者”等。而从南宋之史籍《东都事略》以后,已成为了民间文学的主要题材。

今天菠菜园为大家转发的文章是:谁杀害了小衙内?

美髯公朱仝遭遇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失败。

他先是救过晁盖、吴用,接着又放过宋江,最后又放走了雷横,全都是救命的恩情。

但是没过多久,这四个被他视作兄弟手足的人就联手李逵将他逼上了绝路。

雷横因一枷劈死了郓城知县姘头白秀英,吃定了要挨一刀偿命。朱仝奔走救护无路,只好在半路上放了他,这回再也无法像前两次救晁盖、吴用和宋江那样找借口推脱,只好自己扛罪,刺配沧州。

好在运气不错,沧州知府见他“一表非俗,貌如重枣,美髯过腹”就留在身边使唤。

只能说有颜值就是好,连小孩都喜欢。

正在知府赞叹朱仝因为雷横孝道,为义气而放走了他,作者转手就是一段极有爱的描写。

“只见屏风背后转出一个小衙内来,方年四岁,生得端严美貌,乃是知府亲子,知府爱惜如金似玉。那小衙内见了朱仝,径走过来,便要他抱,朱仝只得抱起小衙内在怀里。那小衙内双手扯住朱仝长髯,说道:‘我只要这胡子抱。’知府道:“孩儿快放了手,休要罗唣。”小衙内又道:‘我只要这胡子抱,和我去耍。’”

接着就是一个关公转世模样的大胡子伯伯扛着小屁孩绕街耍的场景,难以想象《水浒传》这部打打杀杀的暗黑小说居然还有这样的天真烂漫,事实上也的确仅此一例。

小衙内很喜欢朱仝带他玩,除了工作原因,朱仝也很喜欢这位小朋友。知府见了说道:“早晚孩儿要你耍时,你可自行去抱他耍去。”“自此为始,(朱仝)每日来和小衙内上街闲耍。”

在你还是个犯人的前提下,一个不缺奶妈保姆的高官家庭愿意把爱子托给你照料,这得多么大的信任好感。

眼见着朱仝似乎是要好人好报因祸得福,始料不及的是,事件立刻朝着“农夫和蛇”的方向转了去。

“时过半月之后,便是七月十五日盂兰盆大斋之日,年例各处点放河灯”,知府夫人特别吩咐朱仝:小衙内要看灯,你可以抱出去看看。

朱仝照办了,但他犯了所有常带孩子的人都难免犯的过失,带的时间久了,总会有一次两次把小孩独自留在一处的疏忽。

因在逃犯雷横找他,他为避人耳目找了个僻静处说话,便把听话的小衙内独自留在了桥头看灯,万万没想到转眼间小衙内就被李逵抱走了。

等他在林子里找到小衙内时,已被李逵杀了,“只见头劈做两半个,已死在那里。”

别说是朱仝感到暴怒,就是看的人也会觉得寒心,这都一伙什么样的好汉朋友啊,是人干的事吗?

雷横和吴用解释说:“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

李逵对暴怒的朱仝耍横说:“教你咬我鸟!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

但朱仝上山后宋江对他的解释却是:“前者杀了小衙内,不干李逵之事。却是军师吴学究因请兄长不肯上山,一时定的计策。”

并且他责令李逵给朱仝道歉时特别强调:“兄弟,却是你杀了小衙内,虽是军师严令……”

瞧见区别没有,雷横和吴用说都是宋江的命令,李逵说不干自己“屁事”是晁盖和宋江共同的命令,宋江却说是吴用自己的见机行事,跟他没关系。

晁盖倒没说什么,但问题是他是山寨之主,出了这样的事还有的推脱吗?

这里都是各自推责,到底谁杀害了小衙内呢?

先说李逵。

直接动手杀人的肯定是他,但问题是,他接到的所谓“将令”,不管是谁下达的,到底有没有让他不留活口的说法,或者只是让他抱走小衙内达到胁迫朱仝上山的目的即可,不用杀害。

因为以他暴虐好杀且目无遵纪的德行,完全干得出来违背“将令”杀害小衙内的事。

首先,李逵到底有多暴虐?

有一次经过四柳村,以帮助庄主狄太公捉鬼救女的名义捉奸,冲进去就把两个偷情男女脑袋给砍了。下面才是重点,李逵说:“吃得饱,正没消食处。”“就解下上半截衣裳,拿起双斧,看著两个死尸,一上一下,恰似发擂的乱剁了一阵。”

整个梁山泊虽然大多是杀人放火的主,但为杀而杀以杀人为乐的变态爱好,除了他就是丧门神鲍旭。只有这两人,而且这两人也的确一见如故。

其次,李逵也的确经常违背“将令”,基本上就图个杀人快活的爱好。

如三打祝家庄后,宋江责备李逵违背他将令杀了已归降的扈成一家,问他:“你这黑厮,拿得活的有几个?”他的回答是:“谁鸟耐烦,见着活的便砍了。”宋江又说,那你这次功过相抵。他却笑道:“虽然没了功劳,也吃我杀得快活。”

这里只是说存在李逵自作主张杀害小衙内的可能。

但考虑到李逵的暴虐人所共知,连朱仝在得知抱走小衙内的人是李逵时都“跌脚叫苦”,并大惊问道:“莫不是江州杀人的李逵么?”

所以,不论是谁派李逵抱走的小衙内,就算他没有下令杀害小衙内,用人严重不当的干系也绝对逃脱不了。

然后是雷横。

是他积极配合,负责把朱仝引到僻静处,并留下小衙内独自在桥头,李逵这才有机会抱走。然后又是他和吴用一步一步引着朱仝找李逵报仇,直到无路可走逼上梁山。

他到底知不知道整件事的策划阴谋呢?

至少朱仝问他是谁抱走了小衙内,他是这么回答的:“我也不认得,只听闻叫做黑旋风李逵。”

大名鼎鼎的李逵他说他不认识,反正一脸傻白甜“大哥叫我干啥我干啥,我也料不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无辜。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当初自己经过梁山时死活不肯落草,如今却是一副“我这都是为你好,所以我才积极配合”的嘴脸劝说朱仝:你在这里也只是做个带小孩的服侍下人,不是男子汉大丈夫该干的事。

朱仝刺配沧州完全就是为了救他一命,可以说整个梁山欠朱仝最多的人就是他。

接下来是吴用。

吴用有心计和心肠干这种逼人上山的缺德坏事,如坑害卢俊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也可以自作主张,有时候真的很难判断晁盖、宋江、吴用三人谁才是真正的梁山之主。

梁山大多重大军事行动皆出自吴用运筹,先斩后奏的事干过不少,连宋江也奈何不了他。

如朝廷第一次招安,他瞒着宋江暗地里指使李逵撕毁诏书,殴打招安官员,虽是情有可原,但其梁山影响力不容小觑,更重要的是,他居然使得动宋江的心腹兄弟——李逵,并能做到瞒着宋江不知。

宋江说,吴用是因为见朱仝不肯上山,临时才定的计策杀害衙内。

此话不可信。

因为朱仝见到吴用、雷横后,三人并没有分开过,吴用总不能发微信指示李逵干事。只能说通过绑架小衙内胁迫朱仝上山,这是预先就商量好的。但到底几个人参与了商议、下山前还是下山后、纯粹的绑架还是不留活口,这又是一桩悬案。

尽管吴用干得出先斩后奏的事,但他毕竟还是当时梁山名义上的三当家,坑害大家共同恩人这事,硬说他是瞒着晁宋一力策划似也说不通。

再说宋江。

他更是个坑人的心机婊,在上梁山之前就已经坑得秦明家破人亡。而且李逵还是他带上山的心腹弟兄。

但他也有推脱责任的借口,一是虽然宋江有坑人的案底在身,但秦明当时是要征剿他的朝廷军官,大家彼此敌对关系,你能要我的命,我当然可以设计搞得你家破人亡只能落草,而朱仝则是大家的救命恩人,不能同日而语;二是宋江刚上梁山,虽说他是晁盖、吴用等人的救命恩人,但毕竟是初来乍到,坑朱仝这事他可以推脱自己决策权不大;三就是前面说过的,李逵是他带来的心腹又咋滴,经常不听话,他要干什么坏事也不能把责任全推在顶头大哥身上。

最后是晁盖。

他算是梁山少有的光明坦荡不欺凌弱小的汉子,手下的兄弟虽然敬他为大哥,但毕竟是一群有组织无纪律如狼似虎的强盗,这帮人违背他的意愿干点出格事他还真控制不了。

但他毕竟是老大。

手下几个兄弟(除了李逵)如此毒害大家共同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的默许怎么行得通,更何况行凶人李逵已直接招认了是他和宋江共同的命令,这未必是贼咬一口吧。

由此可见,小衙内一案四个人,甚至包括李逵在内,都有不干我鸟事的无辜借口。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还就这么发生了,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强烈反对估计就不会发生。

这尼玛算什么英雄好汉的行为呢?

最终还是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