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洲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员工讨薪记(3)

今天是2021年3月17日,今天下午刚刚结束了关于河南洲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拖欠员工工资的劳动仲裁。整理下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续写河南洲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员工讨薪记(3)。

河南洲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员工讨薪

在开庭之前,也就是今年的2月份,我跟公司的另外一个负责人胡汉波私下里见了个面。见面时间是2021年2月21日下午15点。在见面的过程中胡汉波坦承河南洲际供应链是他负责的,由于他不能当公司法人,然后便找了柴腾飞来做公司的法人,希望我们的仲裁不要为公司带来负面的影响。

我对胡汉波说道,我们几个人在公司里可以说是尽心竭力。甚至在公司发生经济困难的时候我们也想尽办法来开拓公司的业务。在没有一分钱工资的情况下大家伙坚持了整整一年,这份情谊还不够?

我们去申请劳动仲裁这件事陈总(即陈保中)是第一个知道的。我们也是为了中白木材产业园这样一个项目考虑,尽量降低负面影响。因此我们在申请劳动仲裁的时候特意给劳动局的工作人员申请了庭前调解。但是事实上却是我们好心当成驴肝肺。陈总(陈保中)不仅拒绝接听劳动局的电话,甚至我在劳动局拨通陈总电话后,陈总听到是劳动局的人,当场把电话挂断了。

这也意味着陈总(陈保中)不接受庭前调解。

后来直至开庭前陈总都没有露面,而且拒绝提供法人柴腾飞的联系电话。甚至在公司群里说“你是中国人,你也不知道习近平的电话。”

你是中国人你也不知道习近平的电话

我当时对胡总说,不管怎么说柴腾飞是河南洲际供应链的法人。作为这件事你和陈总你们看看,我觉得最好通知他知道这件事。我能保证我们在仲裁庭上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据可查。同时我也希望在开庭当天你能带着柴腾飞、陈总一起来到现场,最起码你们可以当庭进行辩解。并将开庭的时间、地点告知了胡汉波。

以下是我保存的河南洲际供应链拖欠员工工资的证据,足足900多兆。

河南洲际供应链欠薪证据

下载地址:

输入密码查看加密内容:

今天下午一直到开庭,洲际供应链的负责人无一到场。下午13点47分的时候,胡汉波打来电话说上次我们见面后他就找了陈总由陈总来给大家一个解决方案。

我说从咱们见面到今天差不多有一个月了,我从未接到任何陈总打来的电话,更不要说解决方案。倒是李总(公司另一同事)曾打电话希望我们缓两天。但说实话依然没有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电话里胡总说了很多,由于开庭时间临近,我只得说关于你们之间的具体关系我不想知道,你们自己去理吧。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说实话我们被拖欠的工资最早的有2019年12月份的,新进公司的员工从入职起便没有发一分钱工资。现在一分钱不拿,没有工资具体解决办法,上下嘴唇一碰就想让大家撤诉。早干嘛去了?我们申请调解的时候你们干嘛呢?第一次开庭你们不到庭,我们逼不得已走了公告,无形中又延长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你们在干嘛?从我跟胡总见面说到仲裁的时间,希望他通知柴腾飞,跟陈总商量解决办法,这一个月时间在干嘛?

把大家都当小孩子玩儿吗?

关于与胡总见面时的录音,以及开庭前的电话录音我就不放在这篇笔记中了。说实话做人也好做事也好一定要无愧于“人”这个字。不要总想着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要总想着把别人往绝路上逼。

2021年的春节我都没有回家。说出来也是辛苦了一年,但实际上却不敢回家看父母、看孩子。当孩子颤颤巍巍向你跑来,问“爸爸,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的时候,说实话我无言以对。当年迈的父母向你投来期盼的眼神的时候,说实话我不敢直视。

而截至今天开庭,在他们都知道开庭时间、开庭地点的情况下,河南洲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还是无一人出现在仲裁现场。

所以仲裁不是讨薪的结束。至于后续如何,我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记录。相关证据已做永久保存。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