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河岸柳:第一章 相思欲寄无从寄(1)

第一节:一对儿父子

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月缺了会圆,月圆了会缺。整圆儿是团圆,半圈儿是别离。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我意。还有数不尽的相思情,我一路圈儿圈到底。

郑州菜王村古树

郑州菜王村古树摄于2015年

下了一整夜的雨,陈鑫起了个大早,推开窗便闻到了泥土的清香。时间已是初春,虽然天气还有些许寒冷,但一些早春的花已经开始绽放。

洗漱完毕,陈鑫背着电脑,将耳机塞进耳朵里,锁上门出门上班。走到楼下陈鑫看到湿漉漉的地面,又仰头看了看天空,只见灰蒙蒙的天空仍旧飘着些许雨丝,雨下的并不大,陈鑫索性便没有撑伞,大踏步的向公交站牌走去。任由雨丝落在自己的头上和肩上。

陈鑫在郑州科技市场数码港工作,住的地方在二七区。每天早晨他都必须在7点半以前坐上开往金水区的906路公交车,否则就会迟到。可能是出于程序员自身的守时吧,工作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迟到过。

“操,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这公交咋还不来?”刚走到公交站点,陈鑫便听到一个男子操着浓重的口音,不耐烦的说道。公交站点已经聚集了很多等车的人。有赶早去陈寨买菜的大妈,有去医院看病的孩子,当然更多的则是赶公交的上班族。

陈鑫之所以知道有去医院看病的孩子,是因为他坐这趟公交车已经四年了。这四年的时间里一直有一个孩子跟他一样都是赶7点半的这班车。有时是他奶奶带着,有时是他爸爸带着,不过这四年的时间里陈鑫从未见过孩子的妈妈。也是在一次坐车过程中偶尔听到他奶奶说孩子得了“多动症”,每天都去河南省中医院治疗,已经治了两年了。

郑州公交车一直以人多著称,尤其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他奶奶带他去医院的时候还好一点儿,很多乘客都会给老年人让位。而他爸爸带他的时候,往往由于没有人让位,他爸爸不得不站在车厢里,一手扶着公交车的扶手,一只胳膊抱着他。他爸爸习惯背着一个蓝色的帆布包,就这样一抱就是一个小时,从中原路大学路一直抱到东风路医院门口。

陈鑫每逢遇到这个孩子便会积极的上车抢座位,然后等到孩子爸爸或者奶奶快走到身边的时候,主动的把座位让给他,不等孩子家人说出“谢谢”,便一个人悄悄地移到公交车后门的位置。

陈鑫喜欢公交车后门的位置,不仅仅是因为后门的玻璃稍高,可以多看看路边的风景。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本就是一个木讷的人,不喜欢扎堆儿。

陈鑫走到公交站牌时看到好多人在焦急的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不由得蹙了蹙眉。“这鬼郑州,一遇下雨就堵车。”陈鑫在心里暗骂道。

是啊,不知不觉陈鑫来郑州已经八年了。8年时间他已经从一个毛头小子长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同时这8年也让他见证了郑州的变化。堵车已经成为了郑州的交通常态,尤其是下雨天,人潮、车流、雨水混在一起汇成了一锅粥。

“车来了”人群中一个女孩子忽然间的尖叫,顿时引起了人群的躁动。只见一辆公交车正缓缓地从大学路向中原路转弯,人群顿时一阵慌乱,大家一窝蜂地向公交车奔去。陈鑫也被人群簇拥着向前移动了两步。心里暗想:“这群傻子,公交车不进站又不会开门!”

由于堵车,公交车晚了一些。只是连公交司机也没想到那天乘车的人出奇的多。虽然公交车距离站点还有一些距离,但是经不住人群一窝蜂的涌向公交车,公交司机完全没有办法向前移动半步,只好提前打开了车门。

好在我们河南人的素质都特别高,车门一开,大家便争先恐后,你推我搡的挤向了公交车。不一会儿功夫,公交车就上满了人。路面也不再拥堵了。公交车继续前行,驶入站点的时候公交师傅照例打开车门,但是公交车的前门被人紧紧地挤着,尝试了两次没法打开,便大声的对门外喊到:“从后门上!从后门上!”

好在此前很多乘客已经提前上了车,所以此刻站点的人并不多,除了陈鑫,便只剩下那对儿看病的父子了。陈鑫三步并作两步走向了公交车的后门,上车后陈鑫尽力的向旁边移动了一下。用眼神示意那对父子还能上来,那位父亲看了看拥挤的车厢,犹豫了一下,没有上车。车门关闭,车缓缓地启动。陈鑫不由得想起了曾经很流行的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爱你而你却不知道,而是我挤上了车而你却在车门之外。

陈鑫闭上眼睛,努力不去想那对父子的事情。芸芸众生,我们都如蝼蚁一样的活着,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不是我们不关心别人,而是关心了又能怎样?中原路和大学路交叉口有一家永辉超市,超市后面是菜王村。陈鑫就租住在菜王村的一栋破旧的民房里,除了房顶,民房里终年很难见到阳光,即使是白天也要开着灯才能看见楼梯。有好几次陈鑫晚上下班回来较晚,就碰到了一个面包车里拉了很多残疾儿童。据一些房东阿姨讲这些孩子都是其父母租给人家用来乞讨的。

所以天下之大,很多事情不可言,不可言呀。

“让一下,麻烦让一下………”正当陈鑫闭着眼睛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小姑娘清脆的声音。陈鑫睁开了眼只见一个扎着马尾,梳着齐刘海,一身学生装扮的女生正努力的向车上挤。一边挤,一边不失礼貌地喊着。

陈鑫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生,向旁边侧了侧身子,女生好不容易才终于挤了上去。中原路大学路与中原路京广路虽然是两个站点,但前后距离却很近,约莫只有300米,或者连300米都不足吧。看女生的打扮特别像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

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总校区在幸福路上,同时还有铁英街校区和康复前街校区。这个学校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底蕴。尤其是机车车辆,电气工程,电子工程等院系特别有名,除此之外便是位于康复前街的护理系了。

看样子这个女生应该是郑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护理系的同学了。想到这个学校,陈鑫不由得脸上抽搐了一下。时间仿佛回到了2006年......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