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河岸柳:第二章 旋拂轻容写洛神(9)

第九节:相濡以沫 

第二天是星期四,下午没有课。涛子几个叫陈鑫翻墙出去上网,陈鑫谢绝了。百无聊赖只好拿出了课桌深处压着的一份《七界传说》看了起来。刚拿出来翻了没几页赵贝贝就从教室外面走了进来。

“咦,人家都出去玩了。你怎么不出去?”赵贝贝走到课桌旁望着深埋在课桌底下的陈鑫问道。

“外边有什么好玩的?就那一条三步就走到头的商业街都走了上千遍了。”陈鑫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上千遍?”赵贝贝有些不相信。

“是啊,你算算。从高一到高四,四年时间可不是上千遍嘛”。

“你在这儿上了四年?”

“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咱们班除了你跟另外一个男孩儿是外校转来的之外,其他的哪个不是在这学校上了四年?”

“那你了解徐飞吗?”说着赵贝贝坐到了陈鑫旁边的座位上,与陈鑫隔了一个过道的距离。

“谁是徐飞?”陈鑫问道。

“就是在第二排那个位置上的男孩儿呀。”说着赵贝贝指了指第二排靠近过道的一个位置。陈鑫顺着赵贝贝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赵贝贝是把李宇飞叫成了徐飞。于是对赵贝贝纠正道“人家不叫徐飞好不?”

“那他叫什么名字啊?”

“李宇飞”陈鑫回答。

“你觉得他怎么样?”

“挺好的”陈鑫笑着说道:“我们同学三年都在一个宿舍,虽然是个很幽默的人但平时并不怎么爱说话,甚至有时候会感觉他比较内向。你打听他做什么?”

“哦,没…没什么…”说着赵贝贝的脸上晕上了一抹殷红,又快速地退了下去。然后悄悄地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封早已写好的信,赵贝贝隔着过道用信碰了碰陈鑫的胳膊。陈鑫接过信件只见信件折叠的非常整齐,上面还有两只纸鹤头对着头,仿佛在低语着什么。

“给李宇飞的么?”陈鑫看着赵贝贝问道。

“嗯”赵贝贝点了点头,声音很低:“你帮我传给他。”

“好”陈鑫说着把信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你不问问我给他写的什么吗?”赵贝贝低着头说道。

“这?…呃…这应该是你们俩的隐私吧?”陈鑫并不对赵贝贝给李宇飞写的信件感兴趣。

“其实上次我跟你说过我在暑假兼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孩子叫赵晓军。”赵贝贝的情绪有些低沉。

“嗯,有点印象,好像他还是饭店的厨师。”陈鑫回应道。

“是的,上个月咱们大星期(所谓大星期就是每月可以回家两天时间,小星期的周六周日都在学校)我回家的时候,他去我们家里找我被我爸妈看到了。我爸妈很坚决地反对,然后我们便分手了。”赵贝贝说到这里眼睛都红了。她接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善变的女孩儿?”

“没有,没有”陈鑫急忙否认。

“其实我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喜欢徐飞(赵贝贝一时还没有改过口)的,可是赵晓军总是在学校外面堵我。听说徐飞跟我家离的比较近,如果我们能好的话就可以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了。”

“你这……对人家李宇飞不太公平吧?”陈鑫叹道,“怎么说李宇飞这高中三年都还没谈过恋爱呢,如果让他知道他的初恋只是为了拿他当挡箭牌……”说到这里陈鑫顿住了。他看了看挂在赵贝贝脸上的泪珠没有再说下去,只好说道:“你也别难过了,这封信我会替你带到的。”

“谢谢你”赵贝贝掏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然后站起身便离开了教室。

陈鑫看着赵贝贝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叹道:“两个人好聚好散不好吗?为什么口口声声爱对方的两个人到了最后却弄得跟仇人似的?”陈鑫想不明白。这也难怪,一个从没经历过爱情的男人如果能想明白这些才真是见鬼了。陈鑫正准备继续看他的小说的时候,看到亚楠姐从教室后门进来了。亚楠姐的位置在陈鑫后面的一排,只不过陈鑫在北边,而亚楠姐在南边。看到亚楠姐进入教室,陈鑫急忙把小说藏进了课桌里。不过还是没能逃脱亚楠姐那双眼睛。

“哟,藏什么呢?拿出来让我也瞧瞧。”亚楠姐笑着对陈鑫说道。

“亚楠姐,今天星期四你怎么没有出去逛街呀?”陈鑫嬉皮笑脸地说道。

“少转移话题!”说着亚楠姐已经走到了陈鑫的座位旁边,把左手伸到了陈鑫面前。

“真的没什么。”陈鑫心虚地狡辩道。

“算了,也懒得说你。别又看那些杂七杂八的闲书才对。”亚楠姐把手收了回去,坐了下来继续说道“今年有多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有心情看那些杂书?”说着陈鑫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他不由得想起了高二的时候,有一天自己无意中得了一本正版的《金瓶梅》自己小心翼翼地用牛皮纸为书包了一个封皮,刚拿到学校还没来得及炫耀就被亚楠姐抓了个正着。

“没…没有看”陈鑫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现在可是个正经人”说着陈鑫用手摸到一本厚厚的书便拿了出来。

“没有看就好!”亚楠姐瞟了一眼陈鑫手里的书,继续说道:“你最近是不是惹衡慧杰生气了?”

“没有啊?”陈鑫一脸无辜,:“她怎么了?”

“你最好没有惹她!”亚楠姐停顿了一下,接着缓缓地说道:“她一个人在宿舍流泪呢,我以为你们又吵架了呢。”

“什么是又?”陈鑫不满地嘟哝道:“姐,你别说的跟我们经常吵架似的。说实话从开学到现在我们都还没说几句话呢。”

“那就奇怪了,她是因为什么呢?”亚楠姐思索了几秒钟,“不管因为什么,你找个时间跟她聊聊吧。”

“我?”陈鑫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嘴巴张成了O型,“恐怕不合适吧?”

“陈鑫你算不算爷们儿?人家衡慧杰高中三年对你那么好,你安慰人家一下怎么了?”

“不!姐,你别激动,你先听我说”陈鑫看到亚楠姐有些生气急忙说道:“不是我不愿安慰她,而是她是女孩子,现在又不知道因为什么难过,你让我怎么去说嘛。再说有些话女孩子也不方便跟我说吧?”

“哦~这个我差点儿忘了。”说着亚楠姐便站了起来准备走,陈鑫赶忙叫到:“姐”听到陈鑫唤她,亚楠姐停住了脚步转身望着陈鑫道:“你还有事儿?”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你觉得赵贝贝这个人怎么样?”陈鑫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耳朵。

“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吧!”亚楠姐转身便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对陈鑫提醒道:“不要辜负了衡慧杰。”

陈鑫摸了摸鼻子,亚楠姐的话着实让他有些郁闷。衡慧杰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虽然关系很好但平日在一起说话的次数并不多更谈不上辜负。

下午的时光飞快,吃过晚饭陈鑫回了一趟宿舍,宿舍里空荡荡的只有李宇飞一个人,很显然其他人出去上网还没回来。

“宇飞,吃过饭了吧?”陈鑫给李宇飞打招呼。

“嗯,刚吃过。外面的胡辣汤真是百喝不厌呀。”李宇飞刚从街上回来,此刻还很兴奋。

“那是,咱们这里的胡辣汤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很多人晚上开着车从郑州跑几百里地来喝呢。”陈鑫附和道。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赵贝贝给他的信。神秘地对李宇飞说道“这儿有一封你的信,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说着陈鑫拿着信件在李宇飞的眼前晃了晃。李宇飞正要接的时候,陈鑫又快速地从他眼前拿走了,旋即说道:“别着急呀,你这千年的铁树要是开花了,你不请请兄弟们可不够意思啊!我可是在人姑娘面前替你说了好话的。”

“咦~鑫哥,你说那话就见外了。咱们可是'相濡以沫'过的兄弟!”李宇飞说道。

“呸,呸,呸”陈鑫朝着地上呸了三声,把信直接丢到了李宇飞的床上说道:“你还是跟你的侃王相濡以沫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说起“相濡以沫”那已经是2003年高一时候的事情了,有一天早上宿舍停水,大家谁也不愿意不洗脸就去教室。于是李宇飞躺在床上提议道:“古人有歃血为盟的豪气干云,我们要不要来一个相濡以沫的兄弟情深?”

“怎么个相濡以沫的法儿?”张欢问道。

“就是大家都往一个盆子里吐唾沫,最后我们就都有了洗脸水。”还没等说完李宇飞自己却忍不住笑了。

李宇飞说完,宿舍里的兄弟们说干就干,张欢随手从床底拿了一个脸盆出来,大家开始纷纷向脸盆里吐口水。一个宿舍十个人最终吐满了脸盆的五分之一。直到洗脸时大家才犯了难,大家你推我,我让你,谁也不肯做第一个洗脸的人。

想到这里陈鑫不禁摇着头笑了,这事情要是放在现在铁定没有人干,但当时不知怎么的就……大家在宿舍里相互推让了约莫半个小时,面对脸盆里的吐沫大家实在下不去手只好让张欢去水池那里把吐沫倒掉,结果这厮两手空空的回来了,引得李宇飞好一阵感叹:“你这真是泼出去的水,连盆儿都不要了”。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