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河岸柳:第二章 旋拂轻容写洛神(10)

第十节:今晚有约 

陈鑫一边走一边想着曾经跟舍友“相濡以沫”的糗事,不由得一个人在回教室的路上傻笑了起来。

“想啥好事儿呢?”王浩迎面走了过来,看见陈鑫傻笑的样子把一只胳膊搭在陈鑫的肩头问道。王浩是陈鑫初中时期的好友,由于他脸上有一道疤痕样子看起来有些凶,因此跟他一起玩的同学并不多,只有陈鑫一直待他如哥们儿一般。其实王浩不仅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而且特别义气。因此算得上是陈鑫的一个铁哥们儿。除了王浩之外,学校里还有陈鑫的发小付威、小学时的哥们儿张明、付大奇、付鹏飞以及初中时另外一个好哥们儿张恒。有很多时候陈鑫一想起这些曾经一起干过坏事的好兄弟、好哥们儿都倍觉感动。

“没~哪有啥好事儿?”陈鑫把自己的手也搭在了王浩的肩头。

“那你一边走,一边贱笑个啥?你小子不说拉倒。”说着把手放了下来,便准备离开。

“哎~马上该上课了,你去哪儿?”陈鑫看着王浩着急忙慌的样子问道。

“宿舍里一兄弟晚上打开水时被人给揍了,我去看看。”王浩头也没回地答道。

陈鑫见王浩这么说也急忙转回身跑了几步追上了王浩,说道“走!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到了宿舍,被打的同学叫小伟坐在床沿上,旁边围了一圈宿舍的兄弟。王浩跟陈鑫距离三六班宿舍还有2-3米的位置时,王浩便大声地喊道:“小伟,你怎么样?谁打的你?”

听到王浩的声音,小伟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了。王浩推门叫到:“哪个王八羔子?老子废了他!”

“刚刚小伟说了,看样子像是三八班的蒋正旭。”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慢步走到王浩面前说道,“刚刚我们也问过小伟了,对方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接水的时候人比较多,蒋正旭推了小伟一把。”

“你准备咋办?”听完高高瘦瘦的男生的陈述,王浩把目光看向小伟问道。

“他咋怼我的,必须得十倍讨回来!”小伟站在地上愤愤地说道。

“刚刚你们说小伟被谁打了?”王浩正准备说话的时候,陈鑫拉住了王浩问道。

王浩回过头说道:“听骡子刚刚讲的意思是三八班的蒋正旭。”

陈鑫看了看刚才跟王浩悄声说话的瘦高个男生,敢情他就叫骡子。陈鑫又看了看站在地上的带着眼镜的男生,陈鑫心里顿时明白了今天被蒋正旭推搡的正是此人,这个男生身高约莫1米5左右瘦瘦弱弱的,也难怪蒋正旭一把就把他推到了一边。

“你就是小伟?”陈鑫越过王浩径直走到了小伟的前面,见他没有作声便接着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我是在路上碰到王浩时打算过来帮忙的。但是倘若推小伟的是蒋正旭的话,今天估计得让小伟受委屈了。”

“你说啥?”王浩两眼睁的铜铃一般,说着宿舍的其他人也都朝着陈鑫围拢了过来。“凭什么?”

“大家先别着急,先听我讲。”陈鑫看了王浩一眼急忙解释道。王浩会意,示意宿舍的人停下来听陈鑫讲。陈鑫看大家停了下来后接着说道:“王浩跟我是多年的铁哥们儿。蒋正旭虽然算不上我的铁哥们儿,但是从高一时大家认识后关系一直不错,跟兄弟差不多。倘若今天咱们因为这件事找蒋正旭的麻烦的话,那蒋正旭免不了也要知会他的兄弟。到时候王浩和我夹在中间会很难办。你让我们帮谁?”

“那就这样算了?”王浩宿舍一个胖胖的男生质问道。

“今天呢小伟受了委屈,小伟是王浩的兄弟,那也是我陈鑫的兄弟”陈鑫说着看了王浩一眼,接着说道“今天的事儿呢说大不大,蒋正旭推了你一把,你要觉得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你就捶我一顿出出气。行不?”说着陈鑫来到了小伟的面前。小伟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王浩,王浩没有说话。

“你要觉得今天的事情能过去。晚上我请大家喝酒,体育老师的商店里随便点。我替蒋正旭给咱们小伟兄弟赔个不是。以后大家在校园里碰见了还是兄弟。”陈鑫说完后环顾了一圈王浩宿舍里的所有人。

“我觉得王浩这兄弟说的话在理,小伟你看呢?”首先说话的是骡子。接着宿舍其他人也跟着七嘴八舌地附和道:“大家在一个学校低头不见抬头见”,“冤家宜解不宜结”......

"小伟,咱们也别让王浩和他兄弟夹在中间难做了"一个胖胖的男孩走到小伟身旁拍着小伟的肩膀说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小伟望着王浩点了点头。

王浩见小伟点头同意了,上前走了几步来到了陈鑫的身边说道:“今天这事儿幸亏陈鑫来了,要不然兄弟们闹出多大的误会都说不定。这是我兄弟陈鑫大家也都认识一下,特仗义的哥们儿。”

陈鑫见状只好向王浩宿舍的舍友们一一拱手说道,“今天借王浩和小伟的光认识了大家,幸会幸会,晚上弟兄们可都要过来啊!”走到小伟身边的时候,陈鑫伸出手跟小伟握了握手,郑重地对小伟说道“今天算兄弟欠你的,回头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

陈鑫说完,小伟点了点头,挤出一丝微笑说道:“鑫哥客气了,你是浩哥的兄弟今后也是我小伟的兄弟”。

陈鑫拿出另一只手在小伟肩头拍了拍,笑着说道:“谢谢!”话刚说完一阵“叮铃铃”上课的声音响起。一行人简单整理了一下宿舍,便直冲教室奔去。

晚自习一般是没有老师的,陈鑫来到教室门前的时候正准备推门却不巧班主任正好在班里巡视后开门。两人碰了个正着。“陈鑫?咋回来这么晚?”班主任问道。

“洗衣服呢”陈鑫看着班主任笑着回答道。

“整整一下午都没洗完?”班主任露出狡黠的目光将信将疑地问道,“你该不会是上网忘了看时间吧?”

“庆老师,我没上网”陈鑫抗议道,说着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一脸无辜的样子“我连QQ都还没有呢,我都不会上网。”

“就你?跟耗子他们混在一起别以为我不知道。”班主任一脸严肃地说道:“至于耗子他们我就不管了,但是你成绩比他们好。努努力怎么也是二本。”

“庆老师,我不行的”陈鑫低着头说道。

“你说啥?”听到陈鑫说自己不行,庆历老师当即眼睛瞪得老大,朝着陈鑫的屁股就是一脚,嘴里骂道:“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赶紧给我复习去。”骂完后,班主任背着手径直走了,陈鑫推开门走了进去。

“哈哈哈哈……”陈鑫刚走进教室便听见同学们哈哈的笑声,陈鑫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想必刚才班主任骂自己的话被他们全听到了。尤其是坐在门口的班长李冰此刻正模仿着班主任的语气说道:“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

陈鑫看着李冰得意的样子,嘴角动了动。趴在李冰的书桌上望了望刘亚又看了看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知道自己不行,只不是不知道只会用手指的男人行不行。”说完给了李冰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陈鑫经过衡慧杰身边的时候特意看了看她,衡慧杰见陈鑫看向自己,便低下了头假装做题。而赵贝贝则是吃瓜不嫌瓜大,陈鑫刚一坐下赵贝贝便转过身子问道:“怎么了?班长他们在笑什么?”

“笑你个头,赶紧做你的题吧!”陈鑫没好气地说道。说完便不再理会赵贝贝了。赵贝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盯着陈鑫看了一会儿也转了回去继续做题。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的时候,李宇飞来到了陈鑫的座位前将一张纸条塞到了陈鑫手里。小声地说道“把这个纸条给赵贝贝”。陈鑫接过纸条便佯装要打开,李宇飞见状急忙按住了陈鑫的手说道:“不许偷看!”。

“噢~”陈鑫故意把噢字拉的长长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用手指了指李宇飞。李宇飞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算了,不逗你了。”陈鑫说着便把纸条收进了书桌里。第二节晚自习上课的时候赵贝贝回到了教室,陈鑫用脚踢了踢她的凳子。用眼神向赵贝贝示意看课桌下面,然后在课桌下面将纸条递给了赵贝贝。

赵贝贝拿到纸条后偷偷地在课桌下面打开了,看完后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朝着李宇飞的位置看了过去。见李宇飞回头时又急忙低下了头,脸上的红晕像极了湖中的莲花,只可惜现在不是荷花盛开的季节。陈鑫坐在赵贝贝的身后,这一幕完完整整地落入了陈鑫的眼底,陈鑫不由得摇头苦笑了一下。正准备拿出习题册做习题的时候,同桌梅子把一个纸条放到了陈鑫的课桌上,陈鑫打开纸条,一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今晚有空吗?”落款是“杰”。陈鑫看了看衡慧杰,只见她正埋着头做题,于是拿起笔在纸条那一行小字下写道:“没空”然后便让梅子传给了衡慧杰。衡慧杰拿到纸条看了看,把纸条捏成了一个团丢进了课桌里,没有再给陈鑫回复。陈鑫坐在座位上想到下午亚楠姐刚刚找过自己,又怕不小心惹了衡慧杰不开心只好又写了一张纸条解释道:“今天晚上约了人”。只是令陈鑫没想到的是这张解释的纸条传给衡慧杰后,衡慧杰看也没看便打开窗户把纸条丢了出去。

陈鑫看着自己写给衡慧杰的纸条在窗户外面随风飘飞,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盯着衡慧杰旁边的窗户看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心中暗想:“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晚自习下课铃刚响,陈鑫“嗖”的一下便跑的没影了。衡慧杰看着陈鑫飞也似的跑出去不由得嘟了嘟嘴,但是却毫无办法,她本以为陈鑫会在她把陈鑫第二次写的纸条扔掉后陈鑫会过来安慰她,却没想到刚一放学陈鑫便跑得没影没踪了。心中暗骂道:“死陈鑫,坏陈鑫,真是榆木脑袋一点儿也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