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河岸柳:第二章 旋拂轻容写洛神(11)

第十一节:酒后赋诗

晚自习放学后大家纷纷离开了教室,只有个别学习特别好的同学仍在座位上继续努力着。赵贝贝在座位上磨磨蹭蹭地整理着自己的书桌,直到班里同学所剩无多时才跟在李宇飞身后出了教室。

这边陈鑫出了教室后便一路小跑来到了体育老师的商店里,先给师娘打了个招呼,“师娘好!”

“就你最皮”老板娘笑着说道,“跑那么快干嘛?”老板娘是一个30岁左右的中年女人,圆圆的脸蛋儿笑的时候会露出一对儿酒窝,无论你心情多么不好看到她都会多云转晴。

“这不一天都没看见师娘了吗?过来看看你。”陈鑫笑着说道。说完看了体育老师一眼。

“他老师,你看你教的学生多懂事儿?下次上课怎么也得多赠送他点儿站军姿的时间。”陈鑫的师娘望着她老公娇嗔地说道。体育老师站在一边呵呵笑着没有说话。

“别,别,别”陈鑫赶紧向师娘讨饶,接着赶紧说道:“今天晚上想跟同学一起喝点儿,师娘有桌子吗?”

“有有有”陈鑫的师娘说道,“别人没有桌子,你来了肯定有。”说着便从里面搬出了一张小小的四方的桌子,可是找遍了整个房间却只找到四个凳子,陈鑫说道:“凳子就算了吧,我们总不能一半站着一半坐着。”

“陈鑫”陈鑫正在跟他师娘说话的功夫,王浩和宿舍的兄弟们已经到了,王浩远远地喊了陈鑫一声。陈鑫回过头看到王浩和他宿舍的兄弟们只好转过身迎了上去。相互打过招呼后,陈鑫携着王浩和其宿舍的兄弟一起走进了商店。“大家看看想吃些什么,随便拿。”陈鑫说道。然后一个人跑到冰柜前提了两提雪花啤酒,走了出去。大家选了一些东西后陈鑫把大家让到了外面的放桌前,“条件简陋,兄弟们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又让鑫哥破费了哈”王浩和他宿舍的兄弟跟陈鑫客气道。

陈鑫回到商店拿出了两张100元的钞票递给了体育老师,说道:“师傅,你先拿着,等会儿他们拿完东西了再重新算。”

“你们先吃吧,没事儿,吃完一块儿算。”体育老师推着陈鑫的手,没有接钞票。

“那也行”陈鑫没有太多的客气,转身拿了几个一次性的透明塑料杯子便出去了。走到外面时王浩和他的舍友已经开吃了,桌子上摆满了瓜子、花生米、鸭脖、酱牛肉、麻辣鸡翅……

“今天呢因为小伟有幸认识了各位兄弟,来我先敬兄弟们一杯。”陈鑫一口气打开了三四瓶啤酒,给大家分别倒满后说道。大家喝了第一杯酒后话匣子便打开了,有谈论班里谁跟谁在拍拖的,也有谈论哪个班里谁谁谁才是学校最漂亮的,最可耻的是一些人竟然把魔爪伸向了一二年级的学妹。大家相互谈论着,扯着皮。陈鑫可能因为一一敬酒的缘故喝的稍微有点儿多,此刻正坐在商店门前的半块儿砖头上,背靠着堆在外面的商品,静静地听着大家的扯皮。王浩拿着一个啤酒瓶子蹲在陈鑫旁边,说道:“你这样做值吗?”

“什么?”陈鑫扭过头。

“你替蒋正旭挡事儿,他可一点儿不知道呀。”

“自家兄弟,啥值不值的”。说着陈鑫拿起桌子上的半瓶啤酒跟王浩碰了碰瓶子。仰起头一口气干了个精光。陈鑫正准备放瓶子的时候忽然忽然瞥见通往操场的马路上李宇飞正牵着赵贝贝的手向操场走,心里莫名的“咯噔”一下,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王浩发现了陈鑫的异样,关心地问道:“陈鑫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陈鑫没有看王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可能是有些喝多了吧。”

“这才哪跟哪?再说咱们喝的都是啤酒,鑫哥你这酒量可不行啊”骡子接过话茬笑着说道。王浩瞪了骡子一眼说:“今天陈鑫陪着咱们喝的有点多,今天兄弟们就到这里吧?咱们回头有机会再聚。”

王浩的舍友纷纷说道:“好,以后大家都认识了,不用拘束能喝多少喝多少”。说完后大家一起向陈鑫告了别。只留下王浩扶着陈鑫的肩膀一起进了商店。

“师傅,算下多少钱?”陈鑫对体育老师说道。王浩在一边掏出了钱包作势要付账的时候,陈鑫按住了王浩的手。说道:“今晚我请兄弟们,不能让你掏钱。”说完王浩一手扶着陈鑫一手把钱包重新放进了口袋。体育老师结算完后200元并没有花完,便给陈鑫找了零。陈鑫顺手把钱塞进了口袋里,临出门又顺了体育老师一瓶啤酒。体育老师站在柜台里看了看陈鑫笑着自语道:“这小子真是一点儿不吃亏!”

商店的位置离操场很近,出了商店陈鑫对王浩说道:“兄弟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你准备去哪儿?”王浩问。

“我去操场走走”陈鑫回答。

“你确定不是去冬泳?”王浩拿陈鑫曾经跌入河中的事情开玩笑地说道。

“X你妹”陈鑫抬起腿轻轻地踢了王浩一脚。“现在是秋天,要来也是秋泳。来不来?我请你!”

王浩看陈鑫状态还很清醒,便放心地说道:“你去吧,湖水那么臭,我可消受不了。”说完便转身回了宿舍,但是没走几步又折返了回去赶上了陈鑫。“算了,舍命陪君子吧。”

陈鑫看了看王浩,笑了笑。两个人一起来到了操场的河边,在河岸一处灯光昏暗的地方停了下来。陈鑫用牙齿咬开了啤酒瓶的盖子,出门时忘了再拿两个杯子,没有办法陈鑫只好和王浩两个人一人一口地轮流灌了起来。

时令已接近十二月,晚风吹在脸上已有些许寒意,陈鑫和王浩却越喝越兴奋。然而人却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往往越是兴奋越容易想起悲伤的事情。陈鑫猛灌了一口酒后盯着手中的瓶子看了半天,忽然想起了晚上李宇飞与赵贝贝牵手的画面,心里难受极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难受,他不爱赵贝贝,他的心里只有薇柯一个人,他很清楚即使赵贝贝跟薇柯有十二分的相像,她也永远不是她。因为有一种东西是别人学不来的,这种东西只属于薇柯一个人。

“哈哈哈哈……”忽然陈鑫发出了一阵近乎癫狂的笑声,这笑声吓了王浩一跳。王浩急忙起身来到陈鑫身边,还没等王浩开口陈鑫便一步一颤地对着河水吼道:

醒也思,醉也思,山高水远寄语谁?河边独赋诗。

见无期,聚无期,南风可知相思意?徒惹人笑痴。

陈鑫拿着酒瓶慷慨激昂地吼完又弯下腰随手从地上抓起了一把黄土洒向了空中,却不料风向正向着他站的位置,黄土撒了陈鑫一身,陈鑫被风中的黄土呛得“咳咳……”咳嗽了起来,咳得陈鑫两眼泪花。只有陈鑫知道这两眼泪不是咳出来的。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