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郑州特大暴雨城市内涝的亲身经历(上)

回想起这四天的经历,心中仍有余悸。一场暴雨让整个城市几近瘫痪。7月20日上午的时候我还跟同事笑着说这样的雨能下个三天三夜就好了。下午刚吃过午饭再向窗外望去的时候雨水已经淹没了楼下的荷花池,物业在池子旁边用警戒线围了起来,不让靠近。为此我还特意拍了一个抖音视频“今年看海哪里去?河南郑州欢迎你。今年暑假不寻常,家家都是海景房”。

雨越下越大,我们都沉浸在大雨带来的凉意中欢欣不已,从来没有意识到大雨引发的种种危险,直到下午16点15分第一次下楼的时候在楼下看到雨水即将淹没大楼门前的台阶时才意识到雨水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一、下班被困

公司17点下班,有人说公交公司发布紧急通知18点停运所有的公交线路。虽然天上仍然下着大雨,我依然毫不犹豫的趟着没膝的水流向公交站台走去,走了大约300米在电厂南路与西三环的红绿灯路口我看到了一辆车子在路口等红灯,雨水已经淹没了汽车的玻璃下方。这个场景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这才意识到去马路对面坐公交车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积水太深,在积水下潜藏了很多危险因素是我们所看不到的。

我盯着停在红绿灯路口的车子看了一会儿,然后给媳妇儿发了一条信息:“积水太深,晚上回不去了。”并叮嘱她早些回家接仍在午托班上学的孩子。然后转身冲向了公司旁边的超市,此时超市的货架已经空了一半,所幸我们公司下班时间较早,超市里还有一些泡面、火腿肠、牛奶等。我匆忙的采购了一些,大约够我三天左右消耗的食物。

我提着从超市采购来的食物回到公司时,公司已经停电了,同事们基本上已经走光了。也好!于是我赶紧把淋湿的衣服脱了下来,搭在公司的椅子上晾晾。好在公司停电不久,公司饮水机里的水还是热的,于是我穿着仅有的一条内裤在公司里泡起了泡面。吃完了泡面,喝了一袋纯牛奶,吃了两根香肠,一包泡椒鸡爪。一顿吃喝后身上大汗淋漓。整个园区漆黑一片,只有物业办公室还亮着灯。又不敢玩手机,生怕手机没电。为了驱散黑夜带来的孤独,我在公司办公室里哼起了歌。第三首还没哼完的时候一个男同事也回来了,我猜想他肯定跑了一圈最终发现跑不出去,也没有吃饭,于是从抽屉里把我采购的食物给他分了一些。

没过多久,公司的女同事也回来了,我不得不匆忙地穿上自己湿答答的衣服。考虑到这场雨不知道要困多久,我没有拿出全部的食物,只把香肠给大家分了分。公司男女同事大约9个人,不一会我采购的食物就分去了一小半。那段时候我特别害怕的一件事就是如果大雨把我们困着超过三天,他们会不会过来抢我的东西。我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度过,但又怕食物不够大家一哄而上。

夜幕很快降临,很多同事的衣服都被淋湿。但是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里没有灯没有火。最先喊冷的是公司女同事莹莹,虽然我来公司已经大半年了,但她的名字却是那天晚上第一次知道。莹莹是一个个头不高,喜欢jk的女孩子,文文静静。工作中我们基本上属于从无交流的,而我一个30多岁的已婚男人也不能随随便便找人家女孩子聊天,毕竟大家来到公司还都是打工挣钱。

莹莹说:“谁有衣服,借我一件”。公司里虽然人很多,但只有我因为怕冷所以时刻准备的都有厚衣服。我的怕冷是天生的,像夏天的空调都会使我咳嗽不止。有医生说我是冷空气过敏,我曾经去过河南省人民医院检查过,胸透、CT……做了一圈,花了好几千块钱,结果被告知肺功能正常,从那以后再没看过医生,咳嗽的时候就自己买些药来吃。

听到莹莹喊冷,我赶紧把椅子后面的厚衣服拿了出来,让她披在身上。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看着大家都有了困意,我跟几个男同事便提议去网吧上网,这样最起码公司里只剩女孩子的话会方便许多。走的时候我把我的抱枕也给了莹莹,提醒她冷的时候可以把抱枕打开,就成了一个被子。

我跟公司几个男同事冒着大雨步行了约2.1公里,终于找到了一家网吧。这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去网吧上网,跟同事玩了一会3C,同事想玩lol,我不会!然后便百无聊赖的翻看自己的QQ,望着冷冷清清的QQ顿时感觉时间过的真快!曾经在QQ上能聊上一整晚的女孩子们,现在都已是多个孩子的妈了。而曾经的那些同学的头像也都灰了。

二、120里徒步回家

早上五点,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是郑州防汛指挥部的,提醒郭家嘴水库存在风险,要求群众撤离。而我们所住的小区恰恰位于撤离范围之内。我赶紧把信息转发给了业主群、我媳妇以及楼管。

发完信息,心里越发不安。我看了一下身边正在玩游戏的同事,我却再也无心看电脑屏幕了,打开手机抖音上满屏都是郑州内涝的消息。六点不到我便跟同事说:“我们家处于郭家嘴撤离范围,家里只有媳妇带着两个孩子,我母亲腿脚不好。不知道该怎么撤离。”

我心想如果我六点往家走,两个小时20公里的路程应该能够赶在8点左右到家。走出网吧的时候,天刚蒙蒙亮,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我撑着雨伞一脚深一脚浅的向西三环农业路高架的方向徒步走去。经历了雨水之后,高架桥下方堆积了厚厚的淤泥,此刻我已顾不得这些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快点到家!我希望在遇到灾难的时候我能一直陪着他们,我怕因为害怕媳妇会在洪水面前手足无措……

走到农业路公交站点的时候,已经是6点20分了。我看到公交车调度室里走出了一个人,便上前问公交车今天正常运行吗?那个人冲我摆了摆手。我说离家40里路,没有公交车走着可太慢了。他说你还想着走呐,回去吧前面能不能过去都不好说。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回去,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西三环化工路那里有一处涵洞,积水已经把涵洞完全淹没了,我只好走上面按照路标向西站路方向绕行,所幸在路口看到了一辆共享单车。果断的扫码开锁,然后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撑着雨伞骑着单车向西站路方向走。骑着单车速度快多了,不一会便又到了一处涵洞,有公安部门在路边扯起了警戒线,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西三环骑着共享单车上了高架。

7点多的时候我骑着车已经走到了西三环航海路,走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公安部门用警车把路口堵了起来,所有的车辆一律禁止通行。那一刻我险些崩溃,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老人,老母亲腿脚不好,我想不出他们该怎么撤离。但是路口的公安死活都不让通过。然后我问他们:“你们通知撤离时,有什么撤离措施?”那个交警说,这个他们也不清楚。他们接到的指令就是封锁路口禁止通行。

我在西三环航海路路口尝试拨打妻子的电话,尝试了多次均是无法接通。我哀求交警让我过去,我的家离这里很近,如果洪水来了我在他们身边也能多一份力量。交警说:“你这情况多了,如果我把你放进去,其他人怎么办?洪峰来了谁来承担责任?”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尝试着给媳妇发了一条短信,说交警已经封锁了路口,谁都不让过。几秒钟之后媳妇儿回了一条信息说,他们在家里很安全,如果洪水来了他们就向楼上跑。并叮嘱我不让我在外面随意乱跑,不安全。看到媳妇的短信后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下来。(待续……)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