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今天开始重新把自己的故事《风雨河岸柳》捡拾起来。2021年7月20号,郑州经历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暴雨。参考链接>>

据官方的统计数字虽然有伤亡,但伤亡不大。但实际上小道消息却不止于此。比如我们小区外面冷鲜肉的老板由于停电,自己用发电机发电结果一氧化碳中毒......

7·20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提不起劲,故事也因此中断了。

我是7月21日早上5:30在收到郑州应急指挥中心的群众疏散短信后,立即往家赶的。由于20日下午下班看到路边积水已经没过了车顶,我便没有回家,而是选择了去网吧过一夜。于是匆匆地给家人打了电话后赶去了超市采购了足够3天吃的食物。采购完毕提着食物回到公司时衣服已经湿透了,好在是夏天。我把食物放下后就脱了衣服搭在公司的椅子上晾。令我没想到的是衣服还没晾干,之前回家的同事走到半路都又回来了。

回来后,他们说超市已经买不到任何吃的了。我担心这水可能会持续2天,于是我自己留了4桶泡面和一包火腿肠,其余的食物全部分给了公司的同事。18:00的时候公司停了电,为了让女同事们方便晾衣服和休息我们提议所有的男同事去网吧上网。我的抱枕打开后是一个小被子,给了其中一个女同事。然后便跟其他同事挤在一把伞下去了网吧。

早上看到郑州应急指挥中心的短信后,说实话我在网吧再也坐不下去了。可是那个时候郑州所有的公交车全部停运,出租车偶尔过去一辆要么爆满,要么司机也是赶着回家不拉客。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从郑州的北三环向南四环走去。

说实话通过这件事我才真切的感受到政府单位喊口号个个都是强项,办起事来真是一言难尽。当我走到航海路的时候已经是7月21日上午10点了,各个路口都被消防、公安等单位把守着,不让任何人再向南走。我说:“我家里有老人、孩子。你们政府不组织人去疏散,却把守着路口不让自己家人去救援这是什么道理?”民警说:“他们收到的指令是这样,也没有办法。”我又问:“洪水来的时候年轻人还可以跑,难道老人和孩子那些跑不动的就该活活淹死?”民警没有回答,转身去吆喝其他人,不让他们向南通过。

走了好几个路口,皆是如此。由于早上没有吃饭,从5:30走到10:00淋着雨徒步了几十里路,此时身体已经非常累了。只好坐在路边的花池上给家人打电话,可能是由于基站停电,打了很多电话都无法打通。只好给我们邻居发信息,好在我们邻居能联系上,让他帮忙告知若发生洪水就把家里几个矿泉水的桶口封住,提着水桶带着吃的往楼顶跑。

中午的时候,把守各个路口的民警撤了。继续向南走。大约14:00的时候到了家。吃了点东西,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是晚上19:00。打开微信看了看业主群的消息,大家都在说物业跑了,物业电话没人接。早晨疏散还是邻居们挨家挨户通知的。

我去楼下看了看,雨基本上停了。用电瓶车给手机充着点然后与其他邻居自发联系社区开展抽水自救。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天晚上的抽水机频频发生故障,一直忙到了晚上00:00。

危难时候其实谁都靠不住,还得靠自己!政府、物业跑的跑,不作为的不作为。有泄洪危险的时候也只是发个短信、把守住路口就万事大吉了。一点群众疏散的措施都没有。幸亏那天的洪水并没有来,如果真来的话,估计后果不堪设想。

7·20之后,忽然就觉得人活一世什么都不重要,什么也靠不住。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无论做什么都提不起劲。

现在已经是2022年了,距离7·20也已经好几个月了。想着还是把《风雨河岸柳》的故事坚持下去吧,半途而废毕竟是不好的。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