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观察:拉面、茅台与房价

温馨提示:本文转自网络,作者兰陵笑侠。菠菜园乱侃天下栏目主要收藏当前社会中热点事件,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也没有无缘无故的讨厌。

山东费县的“拉面哥”就挺讨人喜欢,他讨喜之处就是卖便宜实惠的良心拉面。一碗面3块钱,至少让人能够吃得起。

而茅台集团推出的“酱香院士”就很讨人嫌。她讨嫌之处就在于一个向达官贵人陪醉献媚的酿酒师,居然妄想登堂入室、忝列国士。这与科学技术无关,是一个社会价值底线问题。

任何人都是经济人、社会人都不会做赔本买卖,并且赔本买卖谁都坚持不下来。

费县“拉面哥”15年不涨价,与人品好坏没有半毛钱关系,而是所处经济环境决定的。用他的话说,是怕顾客吃不起面,所以始终没涨钱。“拉面哥”走的是薄利多销路线,只要有足够大消费群体,就可以保证他的利润空间。反之,如果价格上去了,吃面的人被吓跑了,最终做的就是赔本买卖。

老百姓吃不起,自己生意也就黄了,“拉面哥”一点都不傻。任何商品行为,都蕴含这个道理。

那么问题来了,15年间各种商品价格都在上涨,3块钱的拉面摊怎么生存下来的呢?诀窍只有一个,就是极度压缩成本。

“拉面哥”主要在乡村大集摆地摊,可以省去房租、水电等费用,除此之外就剩下食材、燃料和劳动力成本。只要把劳动力成本压缩下去,就能抵消食材、燃料成本上涨幅度。这就是为什么1982年出生的“拉面哥”,面相上看起来更像1972年老大爷的原因。

山东“l拉面哥”

15年间,夫妇俩起早贪黑,用辛勤血汗经营着生计,才让3块钱的拉面岿然不动。

与他们相依相存的,还有那些吃面的顾客。乡村地摊卫生状况可能不尽如人意,但3块钱一碗的实惠价格,足以买断他们对吃饱以外的其他任何奢求。15年没有涨价的拉面,是对乡村经济的一个特殊标记。

至少意味着,那里的农民15年间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

因为,任何一个变量出现,都会让3块钱拉面失去生存空间。

换个视角看,城市里动辄二三十块钱一碗拉面,并非店主追逐利润,黑心无良,而是水涨船高的必然结果。一碗面的价格,90%与面粉没有任何关系。小麦收购价格从2006年一斤0.72元,到2020年1.12元,涨幅极其有限。租店面、雇员工、交税费,这些成本占了大头。

在城市里做个小生意,谁都没资格拥有“拉面哥”这种情怀,否则早就赔得倾家荡产。

房价,是引领物价上涨的重要引擎。

昨日,一段“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高店镇一名老人娶智障女为妻”的视频在社交网络热传。

老人娶智障女为妻

智障女哭泣泣,中年男人搓弄着满是泥点子的裤腿。这样的大婚,满是人间心酸。

不流于八卦心态,当事人身上的痛点才是最大“看点”。除了残疾人的社会保障问题,农村大龄男子结婚难,已是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

就在不久前,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房、车、彩礼等新“三大件”花费少则五六十万元,多则上百万元,成为一些农村适婚青年背不动的“三大山”。如果抛开偏见就会发现,年过半百的张先生选择智障女子为“结婚”对象,还算比较务实。

在“拉面哥”所在的费县,只有30万人口的内地小城,2020年房产均价接近9000元/平,最高破万,而2015年只有4000元/平。相比之下,费县人均工资水平只有3200多元。

一面是乡村苦撑不涨的良心拉面,一面是只涨不跌蹭蹭上升的房价。恰切地映照出资本虹吸下,底层经济人的卑微与艰辛。

半月谈调查显示,排除摊贩和网店,2020年倒闭的小店、店铺有百万之巨。对它们打击最重的是高房租,房租背后是资本。资本过度集中社会财富,底层消费能力明升暗降,普通人疲于奔命,劳苦不堪,是当前一个重要的矛盾。

卷来卷去,3块钱一碗的良心拉面,变成可遇不可求的人间大爱。

可是,看着“拉面哥”那沧桑憔悴的样子,让人既心疼又担心,真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几年。

 

波波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