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宝物”被郑州铁路公安扣押后丢失,当事人追偿31年未果

本文转自网络,收录于菠菜园【乱侃天下】。该栏目主要收录当前社会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菠菜园不对其中的事情作任何评价。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处理。

1990年3月,洛阳市伊川县村民孙跃成和两位友人携带古代虎画、玉镯、古代人物画、古代对联、玉佩、玉片等“祖传宝物”赴郑州鉴定,却在上车时被郑州铁路公安局洛阳公安处(下称洛铁公安)洛阳东站派出所连人带物扣押了,理由是怀疑他们涉嫌倒卖文物。

8天后,因查无实证,孙跃成被解除审查,洛铁公安返还了部分物品,但虎画和玉镯却没有归还。2005年1月24日,孙跃成收到洛铁公安处的答复称:洛铁东站副所长高建家、民警牛玉杰在办案过程中,因没按照规定管理,所扣的一幅虎画和一只玉镯丢失。

2005年7月,孙跃成向洛阳市瀍河回族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显示,洛铁公安在1990年3月27日后继续扣押孙跃成物品的行为违法;洛铁公安限期返还孙跃成被扣押的虎画一幅、玉镯一只,若逾期则需赔偿孙跃成30万元。

一审判决后,诉讼双方当事人均提起上诉。2007年,洛阳中院二审判决洛铁公安行政行为违法,赔偿孙跃成159.6万元。二审判决后,洛铁公安申请再审,洛阳中院裁定撤销原一审、二审判决,发回瀍河区法院重审。

2016年,瀍河区法院追加第三人再次审理,判决洛铁公安扣押物品不还的行为违法,赔偿孙跃成各项损失共计187万元,扣除2007年已经执行37万元,余额150万元及利息。

瀍河区法院判决后,诉讼双方及第三人均提起上诉。洛阳中院认为,1990年3月19日,洛铁公安对涉案虎画、玉镯的扣押,乃至后来的没收,行为发生在1990年10月1日《行政诉讼法》颁布实施之前,当时的法律没有规定可诉,故孙跃成向洛铁公安索赔的要求,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洛阳中院裁定,撤销瀍河区法院的判决,驳回孙跃成的上诉。随后孙跃成申请再审。根据河南高级人民法院(2019)豫行再170号,河南高院维持了洛阳中院的行政裁定。

31年来,为了讨回被扣押的虎画和玉镯,孙跃成先花了15年时间向相关部门写信反映情况,再耗时16年在洛阳市瀍河区级法院、洛阳中院乃至河南高院进行行政诉讼、民事诉讼,此案历经一审、二审、重审、再审等多轮审判,累计收到裁判文书17份,至今未得到他预期的赔偿。

31年前后的孙跃成。受访者供图

31年前后的孙跃成。受访者供图

孙跃成介绍,19日晚间,他手拎一个棕色密码箱,背上斜挎着画卷,在准备上车时被几名身着便衣的洛铁公安工作人员搜查。后来洛铁公安以他们三人“涉嫌倒卖文物”为由进行收容审查,并扣押了三人携带的物品。

河南省洛阳市瀍河回族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6)豫0304行初12号记录,被扣押的物品包括:古代虎画一幅、手镯一个、古代人物画一幅、半付对子、玉佩一个、玉片十七片。

“卧虎图是唐寅的作品,是我本家叔叔孙德宏给我的。手镯是镶金的,是我家祖传的,这两个最贵。”孙跃成说。

孙跃成描述,卧虎图画心宽90cm,长120cm,周边装裱部分破损,画心完整。该画为工笔水墨画,画中为卧虎,无睛。画卷上方题款:“岁次甲戌桃月,吴郡六如唐寅”。题款下为篆字印章,是唐伯虎18方印章之一,画卷下方还有收藏章十余枚。

判决书指出,在孙跃成等三人收容期间,洛铁公安曾委托洛阳市文物商店进行鉴定,所鉴定物品有熊治安的、张优峰的,唯独孙跃成携带的虎画、玉镯,未在鉴定之列。

郑州铁路公安局洛阳公安处出具的解除孙跃成审查的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至此以后,孙跃成便开始了漫长的索要之路。

 

  • 版权声明: 本文源自 互联网, 于3周前,由整理发表,共 1457字。
  • 原文链接:点此查看原文
你想把广告放到这里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